中国普外基础与临床杂志

中国普外基础与临床杂志

肠内和(或)肠外营养支持方式对胆管癌 患者术后免疫功能的影响

查看全文

目的 探讨肠内营养(EN)和(或)肠外营养(PN)支持方式对胆管癌患者术后免疫功能的影响。 方法 将 2014 年 11 月至 2017 年 6 月期间来甘肃省人民医院普外科就诊的胆管癌患者按照纳入标准及剔除标准进行筛选并纳入临床研究,所有纳入研究的患者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分为 PN+EN 联合治疗组(简称 PN+EN 组,n=26)及 PN 组(n=30)2 组。纳入研究的患者手术后使用以代谢支持为基础的营养支持方式,于术前第 1 天(以下简称术前)、术后第 1、3 及 7 天时检测 2 组患者的免疫功能(包括 CD3+、CD4+、CD8+、CD4+/CD8+、IgM、IgG、IgA)并进行比较。 结果 ① 2 组患者的术前基线资料以及手术方式、手术时间、术中出血量及术后第 1 天 NRS 评分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② 2 组患者细胞免疫指标比较:在 PN+EN 组,与术前比较,CD3+、CD4+ 和 CD4+/CD8+ 均于术后第 1 天下降(P<0.05),从第 3 天开始上升,至第 7 天时均高于术前(P<0.05)。而在 PN 组,术后第 3 天时,CD3+ 和 CD8+ 继续下降,至第 7 天时上升,但仍低于术前(P<0.05);CD4+/CD8+ 第 3 天时开始上升,至第 7 天时仍低于术前(P<0.05)。2 组患者术前及术后第 1 天的 CD3+、CD4+、CD8+ 和 CD4+/CD8+ 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术后第 3 天和术后第 7 天时 PN+EN 组患者的 CD3+、CD4+、CD8+及CD4+/CD8+ 均明显高于 PN 组(P<0.05)。③ 2 组患者体液免疫指标比较:在 PN+EN 组,与术前比较,从术后第 1 天开始 IgG、IgA 和 IgM 下降(P<0.05),从第 3 天开始上升,至第 7 天时均高于术前(P<0.05);在 PN 组,与术前比较,从术后第 1 天开始持续下降(P<0.05),至第 7 天时 IgA 和 IgM 略有升高,但仍低于术前(P<0.05)。2 组患者术前及术后第 1 天的 IgG、IgM 和 IgA 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术后第 3 天和术后第 7 天时 PN+EN 组患者的 IgG、IgM 和 IgA 均明显高于 PN 组(P<0.05)。 结论 胆管癌患者术后实施 EN 和 PN 联合支持治疗较单独实施 PN 更有助于患者免疫功能的恢复。

关键词: 胆管癌; 营养支持; 肠内营养; 肠外营养; 免疫功能

登录后 ,请手动点击刷新查看全文内容。 没有账号,
登录后 ,请手动点击刷新查看图表内容。 没有账号,
1. Kimura F, Miyazaki M, Suwa T, et al. Anti-inflammatory response in patients with obstructive jaundice caused by biliary malignancy. J Gastroenterol Hepatol, 2001, 16(4): 467-472.
2. Ljungdahl M, Osterberg J, Ransjö U, et al. Inflammatory response in patients with malignant obstructive jaundice. Scand J Gastroenterol, 2007, 42(1): 94-102.
3. 李满, 梅方超, 易斌, 等. 肝癌病人手术后早期肠内营养支持疗效的 Meta 分析. 肠外与肠内营养, 2017, 24(1): 41-45.
4. 王丹, 张丽莉, 程晓娜. 早期肠内营养或肠外营养治疗对胃癌根治术后患者免疫功能和营养状况的影响. 临床肿瘤学杂志, 2017, 22(5): 423-426.
5. 王倩, 沈丽娟, 关云艳. 免疫型肠内营养支持对 ICU 重症患者的免疫功能及预后的影响分析. 实用临床医药杂志, 2017, 21(15): 71-73, 77.
6. 刁红亮, 佟箫兵, 吴鹏, 等. 进展期胃癌术后早期肠内营养对免疫功能和肠功能恢复的影响. 实用临床医药杂志, 2014, 18(9): 156-157.
7. Chuntrasakul C, Siltham S, Sarasombath S, et al. Comparison of a immunonutrition formula enriched arginine, glutamine and omega-3 fatty acid, with a currently high-enriched enteral nutrition for trauma patients. J Med Assoc Thai, 2003, 86(6): 552-561.
8. Zhou W C, Li Y M, Zhang H, et al. Therapeutic effects of endoscopic therapy combined with enteral nutrition on acute severe biliary pancreatitis[J]. 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 2011, 125(19):2993-2996.
9. Zou XP, Chen M, Wei W, et al. Effects of enteral immunonutrition on the maintenance of gut barrier function and immune function in pigs with severe acute pancreatitis. JPEN J Parenter Enteral Nutr, 2010, 34(5): 554-566.
10. 何通, 胥波. 食管癌根治术后肠内免疫营养对抗肿瘤免疫应答、肠黏膜屏障功能的影响. 海南医学院学报, 2017, 23(13): 1837-1840.
11. Cutsemab E V. The causes and consequences of cancer-associated malnutrition[J]. European Journal of Oncology Nursing, 2005, 9(2):51-63.
12. 卢晓明. 阻塞性黄疸时肠粘膜免疫功能变化的实验研究. 中国普通外科杂志, 1996, 5(2): 94-96.
13. Bleier JI, Katz SC, Chaudhry UI, et al. Biliary obstruction selectively expands and activates liver myeloid dendritic cells. J Immunol, 2006, 176(12): 7189-7195.
14. 汤靓, 周伟平. 梗阻性黄疸病理生理学改变. 中国实用外科杂志, 2007, 27(10): 839-841.
15. Stefanov CS, Boyadzhiev NP, Uchikov AP, et al. Enteral nutrition in sepsis patients. Folia Med (Plovdiv), 2005, 47(1): 11-20.